欢迎进入聚能教育官方网站!
选择省市:
选择城市:
所在年级:
预约课程:
提交留言
学习资源
热门课程排行

哈佛艺术史博士宁强|我为什么要给孩子们讲中国艺术史

转载请注明来源:聚能教育 www.junengjiaoyu.com
2018/05/24

    宁强教授毕业于哈佛大学艺术史系,是当今著名考古学家、艺术史家,画家,中国教育部特聘“长江学者”。精通英语、日语、法语、梵文。曾在美国多所大学执教亚洲艺术史。

    他的求学和人生经历充满了传奇,他丰富的中西方艺术执教经验、理念以及艺术创作方面的探索和创新值得我们研究和思考。

    学无止境 主动才有可能

    17岁时,喜欢画画,一心想要上美院的宁强,却阴差阳错考入了四川大学历史系。艺术梦想“贼心不死”,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宁强,做了一件大胆的事——提起笔来给中央美术学院招生办的老师写了一封信。

    在信中,宁强提交了自己的高考成绩,分数比中央美术学院的录取分数线高出了许多,他说自己已经被四川大学历史系录取,但他想读美术史研究,咨询能否转学到中央美院。

     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    “当时的中央美院美术史专业规模很小,知名度不高,报名者寥寥无几,所以分数线也低了不少。”面对这个大胆而诚恳的小伙子,中央美院的老师回信了——“我们很欣赏你的能力,但是目前的体制下,这种可能性不大......”

    得知无法转学的消息,宁强开始在四川大学踏踏实实地读历史。

现在回想起来,虽然转学的事情没有办成,但是在川大期间的收获,对他此后人生道路的影响十分巨大。在历史系里研究的关于考证的课程,尤其是“乾嘉学派”的理论和方法,对于后来他研究艺术品(尤其是书画)的方式方法,都产生了直接影响。

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    更为重要的是,在四川大学他遇见了第一个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“贵人”。

    这是一位老人,在川大的博物馆里打杂,每天负责打扫卫生、管理字画等杂活儿。一般的同学几乎都没有留意到老人的存在,宁强第一次到博物馆就注意到这位与众不同的老人,一开始是出于对老人的尊敬,有过几次简单的寒暄。细心的宁强发现,这位负责打杂的老人打扫卫生之余,似乎对字画颇有研究。

    后来宁强才知道,这位老人是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、文物收藏家、钱币学家、集邮家成恩元,在人类、考古学方面造诣颇深,并因其成就卓著曾受到美国驻华大使司徒登雷的授勋,解放前成恩元是华西大学的教授,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被打成所谓的“特务”,只能在博物馆里打杂。

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    一心想跟成恩元求学的宁强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。他谦逊的求学态度打动了成恩元,于是把他带到了家里。

“走进成恩元老师家,我整个人惊呆了。”老人家里摆满了外文书籍,听的广播也全是外文,这让年轻的宁强很是吃惊,更坚定了他向成恩元拜师学艺的决心。老人也不客气,列个书单给宁强,要求他先看完书单上的书再说。17岁的宁强一看傻了眼,这些书单里有中文的、日文的、英文的……

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回忆这段经历,宁强感慨,成恩元老师让他意识到语言的力量,让他明白学术研究的视野应该是国际性的,更让他认为到掌握多种语言的重要性。“学习外语、会说外语,并不是最重要的,跟应该学习的,是这些语言所承载的知识及思维方式”。

    大漠敦煌,建立世界级的朋友圈

    1983年初,临近大学毕业,身边的同学开始为留在成都做准备,宁强却决定去遥远的大漠戈壁,追寻学者与艺术家的双重梦想。而他心中的圣地是敦煌莫高窟。

    “那时候还是计划分配体制,你要是有想法,就得自己想办法。”宁强给当时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段文杰写了一封信,表达了自己想参与敦煌艺术研究的意愿。亲朋好友都不理解,成都多好啊,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跑到大漠里去研究壁画呢?去了敦煌就成了乡下人,再也回不了城里,这不是自讨苦吃吗?

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    “敦煌有中国最大的艺术宝库,学艺术的人,不去敦煌去哪里?”敢和命运赌博的宁强,还是一头扎进了那个在别人眼中是“穷乡僻壤”,在自己眼里却是“诗与远方”的地方。

在敦煌,宁强才算是展开了翅膀翱翔的雄鹰。这里不仅有广袤的地理空间,还有跨越时空的艺术想象空间,这让他如鱼得水。更让他痴迷的是,那些珍贵的壁画艺术近在咫尺,这对习惯了面对着书本上的理论,只能在印刷物的图片中“过把瘾”的年轻学者而言,这种“面对面的亲密接触”着实是一种强烈的诱惑。

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在敦煌,人生打开了无数扇窗

那时的敦煌,是所有艺术界人士心中的圣地,他们从四面八方而来,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地方。1941年春,张大千从繁华的成都出发,攀越茫茫秦岭山路,穿过荒凉的河西走廊,到达大漠深处的莫高窟,在这里口述了自己一生中唯一的论文,并像考古学家一样给洞窟编号;常书鸿从学习生活长达10年的巴黎,来到敦煌莫高窟定居,做了许多艺术史研究,成为了敦煌石窟的保护神;还有关山月、张艺谋、潘潔兹、周易良……

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当时中国最好的画家、作曲家、导演、舞蹈家等等,这些曾经那么遥不可及的艺术名人,在远离都市的戈壁深处,就在宁强的眼前。

跟随前辈艺术家的足迹,宁强在佛教艺术圣地敦煌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。

图为宁强博士带队博雅小学堂敦煌艺术营

    到哈佛,打开研究的国际化视野

    有一天,从美国大使馆来了一批参观客人。年轻的宁强担任他们的讲解员,在他专业而细致的讲解中,一位名叫琳达的女士听得很入迷。参观完毕之后,她找到宁强说:“年轻人,我是美中留学交流项目的负责人,你出色的能力足以让你在美国选择任何一家大学留学,所有费用由美国政府承担。这是两国政府发起的教育项目,所以,你应该为自己感到幸运。”

她万万没有想到,宁强谢绝了她的邀请。

当时莫高窟博大精深的艺术吸引力让这个小伙子充满激情和力量,遥远而又未知的美国反而不是重点。琳达女士也很是惊讶,但她认真地说,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人,不过没关系,我很欣赏你。

一个月后,宁强收到了来自美国驻华使馆的包裹,一大摞关于美国政治、经济、地理、人文等方面的书。虽然这些书也没有改变他的决定,但是美国的印象在他心目中,逐渐清晰起来。

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真正促使宁强下决心远渡重洋留学美国的事件,是第一次在敦煌召开的国际交流会议。当时一个美国的专家在发言讨论时,跟主办方讲中文,演讲用英文,转身又可以跟日本人用日语交流,遇到法国人时,又用流利的法语。最吃惊的是,跟香港嘉宾对话时,他居然可以用熟练的粤语!

这让宁强很惊讶,再次意识到学术研究的国际化视野多么重要。同样一个选题,日本人有几个专家提出了什么观点,法国人怎么看待的,德国人做过什么研究,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参照,否则别人已经做过的事情,你不知道,纵使你再费九牛二虎之力去研究,那又有什么意义呢?

同样受到影响的,也包括研究所的领导。所以当宁强提出要去美国深造的时候,段所长给了一句分量十足的评语:“宁强是我们敦煌研究所最为优秀的年轻专家。”

有这句话就够了,于是,宁强进入了哈佛大学,攻读研究艺术学博士。

国外任教,最牵挂的是中国教育

1991年1月,宁强走出敦煌,在哈佛大学攻读艺术学博士学位,毕业后曾在美国耶鲁大学、圣地亚哥加州州立大学、密西根大学、康涅狄格学院等大学任教。

在国外二十余年,宁强求学游历波士顿、纽约、巴黎等地,寻求国际视野,从不同角度观察研究敦煌和丝绸之路艺术,发表了大批研究成果,成为了国际知名的敦煌学家、艺术家。

从天府之国的著名学府到大漠敦煌,再到遥远的美利坚,走南闯北,漂洋过海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宁强一直苦苦追寻艺术的秘密。宁强深深感到,“西方的学问和中国的学问有大不同,而最好的方式是将两者相结合”在国外任教这么多年,他最牵挂的,还是中国的教育。

2006年起宁强受聘兰州大学,并获聘教育部“长江学者”、国际佛教艺术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。

选自宁强《讲给孩子的中国艺术史》

宁强教授与首都师范大学的结缘,源于朋友的引荐。一开始,他身边的亲朋好友并不理解他的这个选择。但是他觉得看待一所大学就跟交往一个朋友是一样的道理,更加重要的是,宁强教授认为:“这所大学能够给予足够的空间让你去发挥学术上的优势,你可以打破常规,引入先进的教学方法而不必担心任何干扰”,而这也正是他的强项。

上任伊始,宁强教授就给学生们带来了一个惊喜。他给学生们上一门课——艺术创作,并没有按照传统教学方法。常规的教学方法是老师像带徒弟一样,谈谈自己的作品,讲讲自己为什么这么设计,以此传授自己在创作中的经验和感悟,学生在这种单一的作品欣赏中寻找自己的灵感。这种方式有直观的体验,但是缺乏视野上的广度,也就是说学生会被禁锢在一种创作思路上。

而宁强教授则是破天荒地讲起了一个“另类的主题”——什么是“坏的艺术”。

很多学生一开始不理解,我们学习艺术创作不是要学好的创意吗?为什么要讲失败的案例呢?这恰恰是宁强教授的高明之处,他告诉学生,你要学习“好的艺术”,必须知道什么是“不好的艺术”,找出它们失败的原因,你才能避免走弯路。而且在这些“失败的艺术”案例中,我们还要模拟分析创作者的心态和思路,这样你就能站在他的角度看待作品的设计创意和逻辑思路。通过这些国际上一线艺术家“失败的案例”的研究,学生可以反推自己认知过程中的不足,及时调整自己的创意策略,这样才能明白什么是好的艺术,从而在教学上起到拓宽学生视野,思想上举一反三的效果。

结果这场震撼的“失败的艺术”大受欢迎,这种颠覆式的教学方式赢得了学生们的一致好评,同时也得到了同事和院方的理解和支持。

教学要站在国际视野的高度上,治学也同样如此,这是宁强教授坚持的原则。只有让学生们深度接触世界一流艺术大师的作品,才能逐渐培养他们大师级的创作灵感。宁强教授说这并不是自己有意要颠覆什么,而是希望通过一些新的方法去刺激学生们接受信息的能力,让他们最大化地提升兴趣,进而把兴趣转化为学习的动力,这才是大学教育的核心所在。

一生追寻艺术的秘密

除了做美术史的研究,宁强还是个勤奋多产的画家。

“我从小习画,都是花鸟鱼虫山水之类规范套路,几乎没有任何创造性可言。直到远走戈壁大漠,见到辉煌灿烂的敦煌壁画,眼睛和心灵均受到巨大震撼。当时的感觉,犹如醉酒,晕晕乎乎,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,自己行走在梦境里……”

好多年之后,当宁强又拿起画笔作画时,才明白敦煌壁画对他的影响并不是技术上的,而是心灵里的。

近年来,宁强创作了一系列以佛教思维和经典图式为想象依据的绘画作品。这批画作,既非传统意义上的“佛教艺术”,也不是完全的现代观念创作。这些画风格独特,甚至有些诡异,与我们通常见到的水墨画大异其趣。

大胆的造型,奔放的笔触,乍一看,像是中国传统水墨,但仔细看,就会发现这些画又有西洋油画式的情景营造、感情表达、思想深度。每一幅画都有独立完整的主题或意境,品味其画意,常令人会心一笑。

宁强作品

“宗教超现实主义艺术这样的题材,其探索性和超越性,似乎注定了一个寂寞的路径、一个孤独的身影、一个自由的灵魂。”宁强说,开宗立派,实在是件困难重重的事情,充满了挑战,也令人期待。因为于他而言,画画也是一种修行。